24小时免费服务热线

400-1016-826

Deductive Art  

 

传统与当代——中国舞美设计家的一种探索

作者:赵妍来源:中国舞台美术协会网址:

  近40年来,中国舞台美术的发展过程受到过全球各种舞美流派的影响。越来越多的中国舞美设计家在有意识地从中国传统文化中探索符合当代审○美的视觉主题。在这♀种自觉的探索过程中,中国传统文化以再构的方式被运用于当代舞美创作中。舞美设计家如何传承和转化中国传统文化,并以当代美学观念和技术条件,确立独特的表达方式,是越来越多中国舞美设计家不断思考的问题。

     纵观近十几年来中国舞美设计师的实践作品,在他们代表作中往往鲜明∮地体现了中国传统审美情趣,可以看出中国美学与哲学所给予他们的滋养。他们将中国传统文化的意境之美,转化〗成了现代舞美的造型语言,以此连接中国与世界、东方与西方、传统与现代。他们不仅要接纳和发展现代化的空间理念与构建体系,也必须正视潮流荡涤后亦无法丢失的珍贵传承。他☉们始终浸入了一种东方的存在。

  笔者正在长期进¤行研究、梳理、总结的一项工作,即是中国舞美设计家对中国传统哲学』与美学的当代探索。站在浪潮之巅的戏剧家们是历史的当事人,他们可能敏感地察觉中国舞美发展的大势,而笔者想要做得便是以未来的眼光,去洞察我们今天的舞台实践百花齐放背后更真实的一面,以这个▆角度,跟踪、记录和串联中国舞美当下与未来发展的变量。这个既陌生又熟悉的转折时代,需要记录者。

      1.人与自然的∴和谐

  中国传统美学认为,审美活动就是要在物理世界之外建构一个意象世界,这个意象世界就是审美对象,也就是我们平常所说的广义的“美”。我们的世界不仅是物理的世界,而且是有生命的世界,是人生活在其中的世界,是人与自ㄨ然界融合的世界,是天人╳合一的世界。因此,“和谐”成为中国古典美学的一个核心原则。

  随着艺术理念的发展和当代观众诉求的转变,中国舞台美术家在观念上从舞台功能性设计逐渐延伸到表演与空间设计,他们有意识地将中国传统哲学的一些理念运用在自己的创作实践中,对于“风”“骨”“气”“韵”‘“道”等中国传统哲学进行了实践探索。   


                                     


                                                       


                                     


昆曲《牡丹亭》

舞美设计:刘杏林

北方「昆曲剧院

摄影:刘杏林



      2.整体观念

  中国传统哲学、美学强调“整体意识”,具体思想表现就是“以和为美”,事物的运行都遵循一种和谐统一的规律。按照这♂种整体观念,世界是一个有机整体,其中的个体之间彼此联系、交融互摄、合而不分。


     

   

                                       


                                       


词剧《邯郸记》

舞美设计:季乔

365体育直播登录:邢辛

广州话剧艺术中心

摄影:季乔


      3.阴阳转化的生命观

  古老的中国哲学著作《易经》研究的问题是以天地为范围,其视野涵括了天地运动变化的规律。书中指出,包括天地、万物在内的一切事物,都处☆于运动、变化当中,没有任何一个事物是∏静止不动的。而“阴阳”,是万事万物的本质属性,一动一静相互转化、互为根本。刚柔两种力量的相互作用,推动了天地的运行,从而产生万物。而充满整个天地之间的,只有万物的出生、存在、消亡。《易经》的哲学理念,对于当代中国舞美家¤有着深远的影响。中国传统审美标准素有“中和”的观念,阳刚与阴柔、生成与死亡并不对立冲突,而是彼此转化、融汇。


                                     


舞剧《春之祭》

舞美设计:高广健

北京现代舞团

摄影:夏海英



                         二、对中国美学的当代转化


      1.意境的空灵美

  在中国传统美学中,“意境”是一个︻重要的美学概念,它指的是从对于某个具体事物、场景的感受上升到对于整个人生的感受,这种带有哲理性ω 的人生感、历史感、宇宙感々就是“意境”的内容。 

  中国传统美学讲究的是虚实相生的意境,以空灵的风格表达充实的内容。如中国绘画中的“留白”,描绘的形象与空白的画纸虚实相生,也是为了追求一种“空灵”的意境。空灵与充实是一种辩证关系,可以同时存在、相互转化。舞美设计师在』舞台空间中的“留白”,并不局◥限于白色的物质部分,或是构图上的空白,还应包括对三维的虚空部分的把握。




话剧《明》

舞美设计:刘科栋

中国国家○话剧院

供图:中国国♀家话剧院


  中国国家话剧院出品的话剧《明》,由刘科栋担任舞美设计。此剧改编自莎士比亚的《李尔王》。设计师与画家夏小万合作,在三面围合的纱幕空间中,绘制出气度辽阔的江河山水。泼墨长卷象征着帝王的江山世界。十五把明官帽椅一字排开,上演︾尔虞我诈、你死我活。当皇位争夺的血雨腥风尘埃↑落定,晶莹剔透的玻璃山水依次垂落,大明的15个帝王穿梭其间。设计师的美学追求,是打造“人在画中走”的空灵境界。立体山水以当代审美理念进行层层解构,令人联想江山社稷被权力争夺、切割得脆弱飘ㄨ摇。历史的烟云看々上去很美,以“涂脂抹粉”的幻觉粉饰权力背后的残酷。把人所画的山水画,转化为缥缈的社稷江山与帝王∮命运的隐喻。



越剧《唐琬》

舞美设计:刘杏林

福建省芳华越剧团

摄影:刘杏林


  福建省芳华越剧团出品的越剧《唐琬》由刘杏林担任舞美设计,讲述了南宋诗人陆游与唐琬的爱情故事,从女主人公唐琬的内心世界出发,以情感发◥展为主线,展现人类爱情生活深重苦难之一隅。舞美设计在部分场景中将虚实倒置,将原先的实体部分处理成镂空,将原先空的部分处理成实№体景片,使虚空处产生了与剧中人物命运一致的隐喻。例如在第二场表达唐琬被休弃后思念陆游的场景,白底墙面为虚,黑色瓦当为实,想象中的人从墙中走出,不可言传的深层情感用这种舞台处理方法充分△表达出来。第一场◥唐琬与陆游在岸边别离,地面与背景皆是白色,一根长长的黑丝绒线横贯舞台,黑色的柳树孤独地存在于舞台左侧。一轮黑╱色残月,悬于白色净空。树干以黑丝线为界,上下割据错位成左右两段。两个人被迫分离的内心纠葛与痛苦割裂,在唯美空灵的布景中写意而生。在第四场春天的沈园场景中,唐琬和陆游离别多年后在此相会,灰黑色的墨点和褪色的睡莲,是两⌒位主人公“心如死灰,春亦如冬”的心境外化。



越剧《唐琬》

舞美设计:刘杏林

福建省芳华越剧团

摄影:刘杏林


  第五场“陆游题诗”的重头戏,陆游在舞台后区题诗,《钗头凤》这篇千古绝唱的汉字用细线吊在三重吊杆上,形成看似平面、实际是空间化的多层布局。当唐琬的痛苦心情达到高潮时,这些◆红字会慢慢降到靠近舞台台板的位置,形⌒ 成了一片植物丛。唐琬在汉字之间载歌载舞地穿行,汉字降下来、升上去,来回飞舞,营造出诗词被风吹落又扬起的唯美、凄凉感受。最后唐琬由舞而蹲,再至躺卧,在白色浩瀚的情感中抑郁而终,被红色诗词渐渐湮没。[1](P70)

  这最后一幕的场景设计以书法为骨、以空灵诗境为魂,“字”为“实”, “行间”为“虚”,符号化的视觉传达了一种特殊的节奏化心◢理空间,一种生命状态的构思,一种对女主角命运更深层次的悲悯与喟叹。“意境”中的“境”不等于“景物”,景是可见▽的,而境只能由审美主体通过艺术想象才能深入体味。这样的舞美设计打破了中国戏曲舞美的传统视觉习惯,受到观众的欢迎和喜爱。


2.传统视觉符号的当代运用

  中国舞美设计师在戏剧舞台上,常常运用中国传统文化的视觉代表符号进行文本的二≡度创作,例如汉字ξ的书法与篆刻,瓷器陶器玉器青铜器,染织刺绣等等。中国传统美学向来十分注重视觉元素的寓意功能,由于历史积累和约定俗成,生活与艺术中各方面的立体造型、平面纹样,形成了强烈的精神暗示。而在舞台上,特别是传统戏曲舞台美术,其重要价值在于具有一套完整的认识世界、解释和表述世界的语系。


   



京剧《天下归心》

舞美设计:高广健

国家大剧院

摄影:高尚



     例如一▲桌二椅,既可作为不同场合的桌椅,又可作为山、楼、床、门的代用物。除帮助演员表演外,还通过不同的摆法和桌围椅帔的不同色彩与纹样,并结合其他砌末,对剧情的地点和人物关系进行表现与暗示。国▂家大剧院出品的京剧《天下归心》由高广健担任舞美设计,将“一桌二椅”作为舞台的主题语汇,在致敬传统的同时又完全跳出其“道具”的功能局限,成为大至权势江山,小至亭台楼阁的舞台布景。“一桌二椅”尺寸比例上的大胆巧妙处理、不同的体现介质、正负阴阳的视↘觉面向,以及色调的淡雅、朴素,使其成为当代视觉风格与古典戏剧传统程式相融合的杰出作品。以小博大激发了观众无限的想象力々,走出一条独特的空间▓探索之路,并在2015年获得布拉格国际演出设计与空间四年展演出设计金奖。



川剧《四川好人》

舞美设计:严文龙

成都川剧院

供图:严文龙


  脸谱是传统戏曲演员面部化妆的一种程式。在面部勾画一定的彩色图案,以显示剧中人物的性格和特征、身份地位,实现丰富的舞台色彩、美化舞台效果。舞台脸谱是人们头脑中理念与观感的和谐统一。成都川剧院出品的川剧《四川好人》由严文龙担任舞美设计。剧情是女孩沈黛,因为其善良受到周围人的欺负,一人分做善恶两个人。这部首演于1986年的作品影响了不少戏剧人的舞美观,也是严文龙的第一部作品。他把“脸谱”这种传统视觉符号进行了大胆的现代解构:舞台上挂着高低大小数个面具,有的眉毛位置是两条穿着红色高跟鞋的女人大腿,有的鼻子位置是一杯红酒,有的脸上饰有变形的蜘蛛等。现实本身并不完美统一,设计者这样打破传统逻辑、消解确定意义,将“假面”的虚伪和僵化一把扯下,调动更深的联想。

  他在材质︼肌理上也摒弃了中国传统戏曲中对精致美好的视觉追求,制作过程中使用盐酸泼在“好”的脸谱上,将颜色完全腐蚀“坏”,以扭曲而腐烂的形象示人。这样的变形丑陋,与剧中展示的社会荒诞嘴脸、人性丑恶发生了紧密关联。“破坏”比“精美”更赋予布景以真实、有生命力的隐喻,让观众得见一个曾被千方百计∞修饰掩藏的破碎衰败世界。



话剧《理查三世》

舞美设计:刘科栋

英国伦敦环球剧ω 院

供图:中国国家话剧院



                                     


                           


话剧《理查三世》效果图

舞美设计:刘科栋

英国伦敦环球剧院

供图:刘科栋


     例如中国书法,是在中国文化里产生、发展起来的一种很独特的视觉艺术,汉字是中国文化的基本要素之一。英国伦敦环球剧院委约版话剧《理查三世》由刘科栋担任舞美设计。环球剧院与中国传统戏楼的出将入相空间格局极为相似。设计师用黑底山水竖幅的布幔◢和白底宣纸景片,共同构建舞台主题形象。宣纸后面的装置,会配合演出流下墨迹和血迹,使浸透鲜血的宣纸最终断掉,来表达理查三世内心的恐惧、邪恶及血腥。而设计师并没有选取常规的书法作品,而是选择在宣纸上※书写着著名艺术家徐冰的“英文天书”。选择此形象,是为了营造一种“熟悉的陌生感”。观众看到好像很熟ξ悉、却完全不认识的文字,取自剧本的关键词:杀戮、阴谋、噩梦等。用英文字母变成偏旁重新组合、设计而成,这种解构既有实验性质,又是中西方视觉文化的碰撞和交流,也正是此剧受邀演出的根本原因,令西方观众在熟悉的西方文本模式中感受陌生的中华文明;而中国观众在熟悉的视觉语汇中感受到陌生的文化意义。



                             

舞剧《杜甫》

舞美设计:高广健

重庆歌舞团

摄影:王徐峰

  

  例如织物与服饰。重庆歌舞团出品的舞剧《杜甫》由高广健担任舞美设计。舞美设计家找到两个独特的传统视觉语汇:经纬和官服。取自织物元素、交错纵横的经纬线条,出现在所有场景:朝堂与田园、后宫与战乱废墟等。或精美▂或粗糙,或写实或抽象,其作用是统一纷杂场景的视觉灵魂。官服是连接前朝后宫权力的意象。唐代红色四品制式官服;象征“妃”的两只巨大的“拱手状”官服袖口;象征“权”的大小官服,由演员钻进钻出,凌空升起,灰飞烟灭。设计师特意选择官服作为语汇,以一↘个官僚化的意象,象征被抽掉真实灵魂和个性差别的一个个人物躯壳。


                


                       


                       

舞剧《花木兰》

舞美设计:谭泽恩

摄影:王徐峰


  例如以“镜”为媒介的古典器具。宁波市演艺集∩团与中央歌剧院、武汉市黄陂区人民政府共同出品的舞剧《花木兰》由谭泽恩担任舞美设计。舞美设计家先以一个“圆”的概念展开了设计思路、统一诸场景—巨大铜镜、圈套圈的三层转台、大小道具与多媒体等。用“解构”的造型处理手法,把“铜镜”的轮廓、结构、纹饰、裂纹、镜中之物等内容拆分处理,用它们来拼「贴、重组空间节奏,强化“圆”的内在力量。只有在象征王权的宦官出场时,视觉构图出现了“方”。设计师以“无规矩,不成方圆”的中国传统规则,进行更有深意的视觉叙事,说明了人物的政治关系。


戏剧中时代与民族特有的传统舞台惯例,它们在舞台上的【象征意义和作用往往偏向图解、确定、单一。中国舞美家在作品中常会有意识地将这些具有强烈民族文化特征的传统视觉符号加以重读,挖掘其确定意义背后的“不确定”,单一形式背后的“多样化”。


3.传统元素的当代重构

  若只追求原汁原味的“国粹”,仅仅把中国传↑统文化精华原样照搬,则是一种僵化的设计观念。当代中国舞美设计所做的探索,是利用而不自缚于古典审美的既定意义,是尝试给传统事物赋予新的时代意义,是以现代人↓的审美为立足点,对传统视角进行重构。


                                                             

                                                                     



歌剧《魔笛》

舞美设计:高广健

摄影:王小京

       2009年国家大剧院与挪威歌剧院、香港歌剧院联合制作的歌剧《魔笛》由高广健担任舞美设计。设计师将故事背景设置为中国,舞台上同时出现了极其对立的元素:有古代的象形文字,也有现代的极少主义几何灯条森林;有中国的兵马俑,也有写着英文标识语的两个门框;有神秘的三星堆人像,也有世俗的十二生肖大头娃娃;还有霓虹灯、橱窗等纷繁元素。它们对照、混搭,融合了东方与西方,消解了朝代与地域等概念。

                                                               

                                                                       

                                                                     

                                                         


话剧《如梦之梦》

舞美设计:张哲龙

供图:央华时代文化


  赖声川话剧《如梦之梦》是一个故事套故事、人物套人物的套叠式结构:在一个故事里,有人做了一个梦;在那个梦里,有人说了一个故事。导演赖声川在剧中以两个或多个独立的故事并行发展,在过程中会在某一点产生交汇、在时空上碰撞出众多故事之间的深层线索,在“乱”中求“合”,透过散乱无章的“点”挖掘其背后所蕴含的▲“面”。他把观众当作神圣的塔,让故事、演员环绕着观众,将剧场还原成一个更属于心灵的场所,折射出当代人的迷茫无助。


  赖声川与舞美设计张哲龙打造了环绕式四面舞台结构(有的演出是圆形舞台结构),观众从一开始视觉的无法聚焦,到后来舞台⌒上慢慢出现某个焦点,观众也随之进入剧情。剧情时空是交错的:台湾、巴黎、上海、北京、诺曼底;二三十年代到50年代;主要角色会有两位或三位演员从舞台各个角度来扮演,有时是叙述者,有时是表演者,快速表述同一个角色在不同时空的状态、情绪。剧情和时空的来回移动破除了传统戏剧的线性结构,观众随时要从一个情境中抽离来到另一个情境之中。观众随着每一位角色,在自己的“轮回”中兜㊣ 兜绕绕,一层一层织就多重梦境。穿过别人的梦,自己的梦是清醒还是继续沉沦?


  传统考究的舞美视觉杂糅了各个时代和各种风格,被打散并置在舞台的各个角落。舞台A面是江红的小公寓、天仙阁的会客厅、城堡的湖边○等;B面是五号病人的家、顾香兰的天仙阁房间、巴黎的画室、巴黎△的公寓等;C面是医院、上海的咖啡厅、诺曼底的小餐馆、城堡大门等;D面是城堡的餐厅、吉卜赛女郎的房子、上海的茶馆、伯爵第二位妻子的住宅等。四个角落也皆有表演区域。场景不停流动,不同时空并置〗于舞台上。这种不和谐、不统一的风格,以蒙太奇形式切换碰撞,激发出观众的想象力在视觉的变换和重叠中探寻生命和死亡的真正意义。


结语:

  中国舞美设计家正在不断地对中国传统审美进行当代化探索,其精髓为“古今兼容,西为中用”。借助“他者”的眼睛,来碰撞、审视和寻找回归中国传统文化的渠道。

  深厚的精神内涵、丰富的历史素材和高度的艺术成就,为中国舞美家创作中的理智和情感提供了最丰厚的美学养【料。发掘古老文明@ 的魅力、重构新的文化元素,实现多元文化之间的自由跨越。这不是舞台上单纯视觉元素复古风潮,更契合了当下国人的审美诉求、传统民族文化的传承诉求以及时代潮流的精神诉求。


参考文献


[1]刘杏林主讲,解眉记录整理.新编戏曲舞台设计的思考和实践[J].中央戏剧学院学报《戏剧》,2014年第1期总第153期.




文章分类: 新闻资讯